温馨提示
确定
16分钟阅读

我是如何从一个运动白痴

成为龙舟运动员的?

2019-09-25
第一次下水

十七年前,我主持一档娱乐资讯节目,东南卫视的《娱乐乐翻天》。有次黄晓明上节目接受访问,我们聊了很多,那时他一定想不到,很多年后他会出演一部关于龙舟运动员的电影《激浪青春》,而我也一定想不到,很多年后我这个运动白痴会成为一名全国参赛的龙舟运动员。

 

龙舟队是朋友林叶带我进去的。有一年,林叶在左海公园拍片,看到了一张招人启事,上面写着西湖龙舟俱乐部诚招队员,条件是体重80公斤以下、游泳能游200米即可报名,下面还留了电话。林叶很客气地打了电话过去,说自己刚好符合条件,想加入龙舟队,问是否还有别的什么要求。电话里的人沉默了一会儿,说:别的倒也还好,最重要的是要有能吃苦、能坚持的意志品质。林叶听完不禁肃然,觉得这位仁兄对答沉稳,一句话直指运动本真,怕是历练已久的前辈了,今日受教,甚觉幸焉,就此进队。

 

入队第一天,林叶终于见到了电话里的前辈教练。丁力,1993年出生,那年才22岁。那时我一直觉得林叶很神秘,每周有三天晚上都约不到他,我怀疑他是不是参加了什么传销组织,或者迷恋上了夜总会,一年后才知道他参加了龙舟队。他说这是自己的秘密花园,不接受访客,我说我不是访客啊,我要住进你的花园里。

西湖龙舟俱乐部教练丁力
作者参加中华龙舟大赛时领奖

2016年9月,第一次去龙舟队的路上,我问林叶,我要注意点什么?林叶说你话太多,进队少说话,别人跟你说什么你就回是是是,听不懂的就呵呵呵。

 

我们从西洪路拐进湖头街,这里我挺熟,以前在这儿的咖啡因公园喝过咖啡,往前直行是西湖公园,左转去大梦书屋,没看过有龙舟队啊。

 

林叶闪身转进了一条巷子,后营后巷,局促的巷子是未拆迁的老社区,避过头上长短不一的晒衣杆,趴在路中间打盹的大黄狗,噼里啪啦人声鼎沸的麻将馆,一路行到底,是一座小小的庙,一间供着大圣像,另一间供的是大梦山墨池殿言真人,两间当中有一架窄窄的楼梯,上去就是龙舟队了。

 

推门进去,扑面而来是一片大胸的海洋。九月天气正热,屋里人人打着赤膊,我才第一次知道划龙舟的身材特色之一就是胸大。当时我的感觉就像是进了一个丰胸培训班,一时间竟有点晕肉。

 

林叶客气地把我介绍给队长和教练。丁力坐在椅子上,抬头向我笑了笑,长得真好看啊。我心里想着,嘴上连忙谦恭地说,以后请教练多指教。丁力慢悠悠地回我,来了就先划吧,划船没别的,也就是要能吃苦能坚持。我正想着这话怎么这么耳熟,丁力站了起来,一米八七!

 

我只能抬头看他的脸,好吧,这么高,你说什么都是对的。

 

那天见了很多人。包哥、座叔、石哥、依杰、一楷......我不停地是是是,呵呵呵。然后,领到了平生第一把属于自己的桨,晚上七点半,大家锁门出发。

 

沿着后营后巷走出来,越过马路,我们的船就停在湖滨小学对面的湖边,两条20人龙,一条10人龙,跟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,窄窄的,那么长,船身绘着美丽的水纹,在夜色里静静卧在湖面上。我曾多少次路过这里,为什么从来没看见过水里的龙舟?

 

龙舟是分段的,每段坐两个划手,一个左桨,一个右桨,船头一位击鼓,船尾一位掌舵,如果是20人龙的比赛,就是划手坐10段,10个左桨,10个右桨,加上鼓手和舵手,比赛船上一共有22个人。

 

第一天下水,我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,我到底划哪边呢?林叶看了看我说,你右边手臂比较长,就划右手吧。我晃晃悠悠地上了船,龙舟船身很窄,我一个趔趄差点栽进水里,两三只手臂同时伸过来,牢牢架住了我。我惊魂甫定,对救命恩人们说:谢谢啊!我游泳还没学到换气呢!说完偷瞥过去,林叶脸上多了三条黑线。

 

坐在船上,才发现了不同,龙舟居然不是木头做的,而且也没有龙头和龙尾。我小声问林叶:喂,我们是不是坐了一条山寨货啊?电视里的龙舟都有个大龙头啊!林叶脸上的黑线增加到了六条,颇为不耐烦地告诉我,我说的那是传统龙舟,木制,龙首龙尾俱全,乡间多是每年端午才下水比赛。而我们划的这是竞技龙舟,玻璃钢一体成型的,因为已经是竞技体育范畴,所以并没有装上龙头龙尾。也就是说,你现在进行的是专业运动员训练了!林叶表情凝重。

 

我这个第一次上船的“专业运动员”连桨怎么拿都还不太清楚,以前在乌龙江划过几次皮划艇,但皮划艇的桨是双桨叶,左右交替划水,而龙舟的桨是单桨叶,拿在手上有种划游船的冲动,一张嘴差点唱起“让我们荡起双桨”。林叶是右桨,我跟在他后面,有样学样地划起来,正没头绪间,身后忽然有人叫我。我转回头,教练丁力站在船尾,逆光的轮廓把他的身影勾勒得特别伟岸,微风轻轻拂过他的发梢,船也微微晃动,他像是玄幻剧里出尘脱俗的剑仙,下一秒就要振衣飞升。如果不是他忽然开口说出的话里带着一点点虎纠腔,这一幕就堪称完美了。

 

 “晓光,你去划左桨!”丁力对着我大喊。

 

从此,西湖龙舟队里多了一把左桨。后来很多次,我都能清楚记起当天那个场景,那天的温度,闷热里带点黏的晚风,路灯里四处乱撞飞舞的小虫,湖水的腥味,鱼偷游到湖面换气的咕噜声,座叔的咳嗽声,依杰解缆绳的吆喝声。在那一刻,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,出现了哪些醍醐灌顶般的启示,让教练如此坚定地笃信,我应该放弃右手,转划左手呢?

 

一个月后,我们队在三县洲福州俱乐部赛上状态神勇,获得了亚军。那晚在闽江边摆起了几十桌龙舟饭,喝到尽兴时,我给教练丁力敬酒,终于开口问起了这个始终是谜团般的疑问。

 

“教练,我第一天来,你为什么那么笃定我就应该划左手呢?”

 

“那天,我想想,哦,想起来了,因为那天左手刚好缺一个人。”

丁氏桨法

西湖龙舟队当然是在西湖上训练。那晚第一次从湖头街上船,船在水上劈开狭窄的浪,迅疾地掠过两岸迷离的灯影,越过拱形的桥洞,西湖酒店面前那片水域在龙舟上看来,是那么壮阔。教练说,来!大家热个身拉个两公里哈!船上众人轰然应声。教练丁力接着对我说:“晓光,你跟着大家的节奏划就行,看着你前面的人下桨,拉不动水没关系,一定不能停哈!”我连忙说是是是!

 

我平常都在健身房锻炼,体力还是不错的,不知是不是无法自己控制节奏,或者不习惯龙舟的发力方式,开桨20桨快桨划完,我额头已经见汗,拉完50桨大桨,胳膊开始发胀,100桨后肩膀刺痛,200桨后腰僵了,300桨后感觉快死了,划到大约400多桨,龙舟绕着西湖划了一整圈,回到出发的红旗处。终于完成了人生第一次龙舟挑战!

 

我大喝一声从水里抽出桨,准备仰天长啸一声,背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:“两公里热身,才划了一公里,你停下来干什么!给我坚持划完!”我的万丈豪情戛然而止,虽然看不见丁力的脸色,但想必一定不太好看,我连忙说着是是是,继续插桨入水,满含热泪地划起来。

 

那天两公里划完,我趴在船舷上干呕,水里的土腥味扑鼻而来,一条非洲鲫鱼从湖里跃出,咕咚一声又没在水的黑暗里。我从没想到过划龙舟是这种感觉,胳膊涨胸也涨,怪不得他们都是大胸!

坐我前面的包哥回过身问我,哪里痛,哪里涨?我好像干了活一定要让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一样,立刻大声说:“手臂涨肩膀痛啊!我划得好用力啊!” 包哥听完淡淡地说:“那就是动作划错了。” 我不甘心地又大声说:“大拇指也被撞青了!” 包哥又淡淡地说:“那动作就更错了,没错怎么会撞到手?” 话音未落,掌舵的丁叔忽然跃到我身后,大喝:“划那么软干什么?出桨要像猛虎下山!老虎看过没?扑出去!要狠啊!” 我正被震慑间,队长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:“晓光,我刚刚回头看,你是倒插桨啊!入水太斜,力量都跟水跑了,船怎么往前走?” 四面八方的声音传来,看着他们着急的表情,我好像是一个乱拳气死老师傅的小弟子,嘴里忙不迭地是是是,呵呵呵,心里想:各位大哥,我从前桨都没摸过,今天可是第一回划啊!

 

气终于喘匀了,渐渐闻得到西湖风里的花香。包哥说,划船不能用蛮力,桨法最重要!原来我从前想象的划龙舟靠的是胳膊,完全错了。龙舟桨法更多的是靠腰力、肩膀、手臂的协同配合,是以大肌肉群为支撑的,并非用胳膊或者小肌肉群发力。划桨时桨拉水的速度一定要大于船速,不然就会产生阻力影响船速,而且插桨深度一定要绝对地深,以桨叶全部入水为基础,在此基础上可以再向下加深,不过最好不要没到手,以防增加阻力,入桨深度为水没过桨叶3至5厘米为佳。我频频点头,原来龙舟的桨法有这么多的细节。

 

包哥接着讲起了中国龙舟界的桨法流派:讲究抓水及后程加力的顺德桨法、追求大划距和慢桨频的麻江桨法,以及讲究前掏及主动出水的北华桨法。那我们是什么桨法呢?我问包哥。

 

包哥面带神秘地说,我们是丁氏桨法!我一头雾水,丁氏桨法,是哪位姓丁的老先生创立的吗?包哥指着船头的丁力说,是啊,姓丁的老先生不就在那里吗!船上众人哄笑起来,这笑声划破了西湖暖风醉人的夜,在水波涟漪间,传去了更远的远方。

吃龙舟饭

划龙舟其实很枯燥,在水面上来来回回,日晒风吹雨淋,体力消耗又大,常常有人坚持不了全年训练。我练到第一个月的时候,也曾经打行的龙舟俱乐部邀请赛,有鼓楼、台江、仓山、晋安、闽侯、长乐等地的13个龙舟俱乐部参加,西湖龙舟俱乐部获得并列亚军。开阔的闽江上船行如飞,天空湛蓝,岸上观者如云。

 

这场比赛我在岸上做后勤服务,看得惊心动魄欲罢不能,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以后一定要成为一名比赛的正选队员。赛后,我正准备回家,队长说,晓光,别走,留下来吃龙舟饭!说罢带我去了码头的另一端。

 

天色已经暗了,闽江对面的霓虹灯渐次亮了起来,衬得天空变成近乎黑色的深蓝,在这深蓝之下,忽然出现了一片酒席,铺排在整个江岸上,临时拉起的几十盏白炽灯把四处照耀得水晶宫一般。厨师的长案上摆满了福州传统菜肴的原料,大号笼屉里冒着热气,几十桌龙舟宴已经布好,不一会儿就人声鼎沸。入席后,品尝菜色,是地道的福州味,龙虾扇贝蒸鱼蒸蟹各色海鲜荔枝肉南煎肝各色闽菜,味道真不是一般的好。席间,江面上放起了绚烂的礼花,岸上燃起雷鸣般的鞭炮,此落彼起的猜拳行令声,汇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,一次次把龙舟宴推向高潮。散席后,“桌桌扶得醉人归”。

此后我就下了决心,为了这么好吃的龙舟饭,我也要一直做一名龙舟队员。福州龙舟饭的习俗古已有之,从五月初一龙舟下水到五月初五端午节,龙舟饭一直持续不断。从前没有乡厨这样的专业团队时,要从村民中挑选多名业余烹调高手,到各家各户借来炊具、碗碟,架起案板,垒好大灶,煮的是大锅饭,炒的是大锅菜。到了红霞满天的傍晚,全体村民便云集空场,席宴大开。现在则可以聘请专业团队,从采买到烹制一条龙,不变的依然是浓浓的乡情和筵席的好味道。福州的龙舟饭讲究“八菜五汤”,一应福州地道酒席中的菜色这里都有,除了上面说过的之外,照例要有一碗太平燕,保佑划手们水上平安,但其中最最重要的却是“龙舟饭”,一定要是木桶炊饭,热气腾腾,让划手力气大增,这是自古传承至今的。孩子如果住在农村,父母一定要去“讨”一钵“龙舟饭”,回家让孩子们分而吃之,希冀儿女像龙一样威猛矫健。在过去,龙舟饭还充满了仪式感,男孩子如果长大了,能上龙舟饭的饭桌吃饭,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也是个成人礼。在福州各处的龙舟会里,鼓手、锣手、桨手都是邻居,每年下水前,大家吃一餐龙舟饭,既是为了酬神,也是为了庆功,更是为了龙舟千年来负载传承的那份不变的亲情。

 

福州的龙舟历史本就极为悠久,在闽越国时代,各部落驾舟所用木桨分别绘有各部落图腾,如鱼、虾等不同水族的图案,逐渐发展为龙舟竞渡。后来,我们龙舟队每日训练的福州西湖成为龙舟竞渡的中心,很多龙舟队都顺着内河齐聚西湖斗胜。明清时期几乎各村庄、里社都有龙舟队,在清末甚至连道观庙宇也有自己置备的龙舟。福州这座城市大抵有两个侧面,一个侧面在不停追赶一线城市的现代和繁华,一个侧面在顽强保留着千年古城的习俗与传续。遍布大街小巷的神龛、宗祠、祖庙,每年的半旦、游神、祭祖,都是福州成之为福州,而不是其他所有大同小异城市的最深邃的精神内核。

 

知道了西湖龙舟队如此悠久厚重的历史,原本只想着锻炼身体才来划龙舟的我,心里忽然升腾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,仿佛我每日划动的并不只是一艘龙舟,而是从远古的时间长河里缓缓划来的载满传承与责任的大船。这船划动了上千年,划到我们身边。我们守护它一程,随后它又将坚定地向时间长河的远处行进。

 

 

相关文章